《我在他乡挺好的》:女性群像剧如何杀出重围

原标题:井喷之后,女性群像剧如何杀出重围

《我在他乡挺好的》:女性群像剧如何杀出重围

暑期档的剧集,纷争不断。有大IP改编剧,有大导演拍摄剧,有当红偶像出演剧,但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之下,没有流量,成本不高的《我在他乡挺好的》,却杀出重围,承包了一大波观众的眼泪。

《我在他乡挺好的》情节本身并不复杂,主要讲述了996打工人的乔夕辰(周雨彤 饰)、35岁事业小有成绩但被催婚的纪南嘉(任素汐 饰)、被威胁辞职的胡晶晶(金靖 饰)、恋爱少女许言(孙千饰),四个异乡女孩在北京漂泊的故事。

说起来,从《欢乐颂》到《三十而已》再到如今的《我在他乡挺好的》,近几年女性群像剧备受关注。滥竽充数者不乏有之,而高品质的女性群像剧,细究起来,其实有着共性——跟随着时代脉搏跳动,为新时代的女性著书立传。

拿《我在他乡挺好的》来说,故事真实如同催泪弹,无比虐心但又闪烁着温暖的光芒。并且这一次,国产剧编剧终于下凡采样了,开始关注真实的每个一线城市漂泊者生活。

无论是社畜乔夕辰面临的租房坎坷:被黑中介坑钱、被房东赶走、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连夜搬家;还是纪南嘉面临的年龄焦虑:虽然自己是小老板但在相亲市场上还是要被“普信男”挑挑拣拣;抑或是胡晶晶面临的职场艰难:加班不多成了领导眼中钉,被辞退也没有赔偿金,直戳人心的场景,仿佛就是你我他在日常中都会遇到的。成年人的崩溃,都暗藏在如斯的细枝末节里。但眼泪和苦楚是留给自己的,不管怎样,当家人问起来,也只能遮掩伤疤回一句“我在他乡挺好的”。

这种对于漂泊者心态的精准揣摩,对于打工人现实的准确描摹,成为《我在他乡挺好的》的致胜法宝,引人共鸣。而故事的主角们也很实际,没有一路开挂的人生,没有玛丽苏的梦幻,真真正正在荆棘丛生中闯出自己的道路,她们是每个漂泊的你我的镜像。她们的笑与泪,我们都曾历经,切实体现她们的遭遇与境况,蜕变与成长。

《我在他乡挺好的》:女性群像剧如何杀出重围

除此之外,成功的女性群像剧往往能够将镜头聚焦到当下,反应这个时代。无论是《欢乐颂》里关于原生家庭的讨论、男女朋友关于婚前买房的争议,还是《三十而已》里的中产焦虑、丧偶式婚姻,抑或是《我在他乡挺好的》里的职场PUA,摸鱼式加班,恶性竞争……这些呼应现实的关切,不仅有话题度,也一下子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

成功的先例在前,市面上总不乏跟风之作。悬浮于真实生活之上的女性群像剧与日俱增,无外乎简单将市面上的流行元素进行拼贴,组合爆款公式,但同质化的人设、老套化的剧情,也让大家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

与《我在他乡挺好的》同档的《北辙南辕》就是典型的翻车案例,这部剧身上则鲜明地体现了当下悬浮女性群像剧的集中问题。人设不接地气,剧情不走心,逻辑不在线——剧组的龙套却能住着上千万的“四合院”,上完高职就进入社会的穷姑娘也能炒股攒30万,硕士海龟没有经过校招的激烈竞争,朋友一句话就成为了市场公关,所谓的都市女性打拼带着一股矫揉造作,创业的主线也仿佛有钱人之间的过家家游戏,而女性真正会遇到的问题与困境却被轻描淡写。

这种浮皮潦草、扁平化的表达,直接上来就给人物贴标签是很多悬浮女性群像剧的通病。心机绿茶,职场高知精英女,柔弱家庭主妇,只抓住一个特点,反复刻画,而人物的其他维度,被淡化隐藏,从而不够立体、饱满。

被套路支配的恐惧,难道真的就成了女性群像剧无法规避的宿命?答案并不一定。要知道女性群体的刻画需要厚植现实的土壤,就像女性主义先驱伍尔夫所言:人不应该是插在花瓶里供人欣赏的静物,而是蔓延在草原上随风起舞的旋律。在女性群像剧里,女性角色不该是悬浮的、带着浓厚的表演与刻意,而应该自然地随着剧情被观众发现其人物的性格与魅力。

进入下半场的女性群像剧,想要实现进阶,不管是角色定义还是场景设计或是情节推进,没有别的秘诀,唯有两个字真实。因为真实,才有击中人心的力量。(作者:之初)

版权声明:5208TV 发表于 2021年9月3日 上午12:00。
转载请注明:《我在他乡挺好的》:女性群像剧如何杀出重围 | 5208TV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