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专家影评 | 《门锁》:都市独居女性的生存写照

专家影评 | 《门锁》:都市独居女性的生存写照

在近些年电影市场涌现的罪案题材电影中,《门锁》不仅因为上映两周票房破2亿惹人注目,也因其“首部专注于独居女性犯罪片”的定位而引发热议。

实际上,《门锁》的构思来源于西班牙2011年的惊悚电影《当你熟睡》。2018年韩国将《当你熟睡》的加害者公寓管理员视角改成了被害者女主视角,加入了更多的惊悚元素。《门锁》的翻拍,可以说是对原有电影的第三次加工。

在创作过程中,《门锁》在风格上,突出惊悚、恐怖、悬疑、犯罪等不同电影类型间的相互杂糅与融合,追求影片的观赏价值和商业价值;在内容上增添本土化的改编,强调独居女性安全社会议题,赋予影片贴近当下的时代感和现实主义色彩。然而影片想表达的并非仅限于此,创作者试图流露出充沛的社会关怀意识,指出都市女性安全问题并非完全是性别矛盾的延伸,而是都市病症的体现。

专家影评 | 《门锁》:都市独居女性的生存写照

一、类型杂糅提升影片观赏性

类型的演变与革新一直是国产商业电影创作者们不断拓展的重点,通过不同类型的组合以实现创新式表达更是创作中的难点所在。《门锁》作为近期上映的复合类型影片,在这方面作出了大胆尝试。该片本质是一部犯罪题材电影,讲述心理变态的宠物医生郑飞蹲守在女主方卉的出租屋伺机侵犯女主的故事。但创作者融入惊悚、悬疑、警匪等电影类型元素,极大提升了影片的可看性和观赏效果。

惊悚片是恐怖片的一个重要的亚类型,旨在刺激观众观影时的紧张、恐惧心理,强调紧张感与焦虑感。本片的惊悚、恐惧情绪主要源于周遭环境与角色、观众心理的碰撞。门锁之外,女主小区所处的社会居住环境极为简陋萧条且安全隐患扎堆,过道幽暗闭塞,监控只是摆设,非业主亦可来去自如,影片以蓝、绿、黑冷色调影像来呈现这一空间令观众不寒而栗。而门锁之内的卧室则更加令人恐惧。床下、衣柜等日常空间本该是私密而安全的,但电影利用其隐蔽性将罪恶藏匿其中,待到被发现之时瞬间击破观众心理防线。方卉在家中床底发现中介尸体的情节紧紧抓住观众焦虑、紧张的心理,而尸体脸部的特写亦成为本片极具代表性的惊悚镜头。

悬念在剧作中,往往体现为观众与主角获得同样的信息,涉及一种希望的情感和一种恐惧的情感,以及一种不确定的认知状态。电影开篇以一名独居女性的被害、神秘黑暗男子剪影的出现埋下恐慌的种子,定下悬疑的基调。接着以被侵害者女主方卉的视角展开故事,将施害者郑飞隐匿在女主身边众多令她不安的男性之中。透过方卉的视角,我们发现每当夜幕降临,屋内似乎有人走动,白天卫生间的手纸像是被动过,门把手遭人疯狂拉拽,智能门锁上也出现了别人的指纹……种种细节指向一个“入侵者”的存在。而行为诡异的保安、蛮横诡诈的中介、意图不轨的领导似乎都想“登堂入室”,不曾露面的网友、阳台对面的神秘人、斯文正派的宠物医生也难逃嫌疑……疑窦丛生下,入侵者究竟是谁这一问题牢牢牵引观众的思绪。

直到影片过半,方卉发现床下中介尸体,保安、领导和闺蜜连续遇害,影片前半部分一直延宕、流转的入侵者、罪犯身份才逐渐固定在宠物医生郑飞身上。此时,疑云虽消散,矛盾却更加尖锐,影片也向着警匪片的方向发展过去,警察、罪犯、受害者的对峙冲突支撑起影片后半部分。其间,囚禁方卉的密室、猛扑撕咬的恶犬、警察与郑飞的搏斗、追逐、枪战奉献出许多“高能名场面”。如果说前半部分是悬疑与惊悚合二为一的悬疑惊悚电影,后半部分则是犯罪警匪片,前后虽有割裂,但从头到尾持续地为观众带来强烈的感官刺激和吸引力。正如导演别克所认为,剧情虽然戏剧化了些,但对于观众来说也更加“过瘾”。

专家影评 | 《门锁》:都市独居女性的生存写照

二、独居女性的生存困局

一直以来,女性安全都是社会安定的一大隐患,但并没有得到电影应有的关注和表现。在中国,约有4000万的独居女性,她们往往处于弱势乃至“被侮辱被损害”的境地。正如影片中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介不断播报着独居女子遇害事件,当下独居女性遇害、遭遇侵犯的社会新闻亦层出不穷。在影视作品中,反映独居女性生存现状题材一直是空缺的,《门锁》以类型杂糅的犯罪片形式介入当下热议的独居女性安全议题,具有首创性意义。

在电影的前半段中,创作者以种种细节揭示单身独居女子生活的谨慎与不易。电影伊始受害女性在门后放置兔子门挡,方卉为了装作家中有男人居住,在阳台上晒上男人的衣服、鞋柜上放上了男人的鞋子……这些细节正是现实中单身女性的居住状态的真实写照。创作者借助电影媒介,将这一社会现象呈现于大众视野,引发人们对这一独居女性安全话题的热议与重视,彰显电影应有的社会意识和价值取向。

影片除了聚焦女性独居安全的问题之外,还试图通过方卉的经历去展现更广阔的都市女性生存状态。白百何以其细致入微的演技,塑造了一位都市大龄独身女打工人的形象,疲惫无奈地应对着生存在这个城市中的种种困扰。方卉与无数都市打拼女性一样,会遇到脾气刁钻的客户、会在便利店解决午餐、会因为通勤时间和租金纠结租不租房子、会在坐地铁时被陌生中年男子“揩油”、会被黑中介威胁、会面临职场性骚扰、被家里催婚……她不像是一个人,而是无数独居女性的集合体、都市女性群体的代表。

影片最后方卉爆发出了自己心中积累多年的怨气,她抡起棍子狠狠地打向宠物医生,许多观众叫好的同时又感叹为什么不是女主闺蜜开的最后一枪,而是颤颤巍巍的警察。我们总期望在电影中看到现实中未能实现的心愿,弥补现实中的遗憾。无法否认,女主的暴力行为彰显女性反抗的力量,但女性的生理力量毕竟有限,实际生活中她们仍是弱势,而受害女性公道的讨回也大多依赖警察和法律。《门锁》这一处理方式可以说是在类型电影中保留了现实题材的本色,将观众昂扬的情绪拉回真实的社会中。如同片尾车里广播再次响起歌声一般提醒大家,危机尚在我们身边,尚未被想象性解决。

专家影评 | 《门锁》:都市独居女性的生存写照

三、社会关怀意识破除性别对立

在凸显独居女性人身安全危机的同时,创作者并未站在性别对立的视角上,把男性角色全部都塑造成脸谱化的坏人形象,激化性别矛盾。而是立足社会关怀意识,以揭开都市社会病症的方式,思考如何解决独居女性安全问题。

中介因为租客不愿意提前搬家,做出威胁、私自闯入家门、试图绑架威逼租客。领导为了占有下属,诱骗其参加酒局施加暴力……这些都是现代都市中见怪不怪的“生理病症”。而不易察觉的是那些潜藏在个人意识深处的“心理病症”。西班牙电影《当你熟睡》中公寓管理员属于不折不扣的变态,他的犯罪行为基于“倘若别人不开心,我就会开心”的无理由式恶意。韩国电影《门锁》则将公寓保安的犯罪动机从社会阶层角度合理化,因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一直被人所看不起。

而在别克导演的《门锁》中,保安一角转变为沉默的“保护者”角色,因为在偌大的城市,只有女主注意过他。而他的内心孤独、自卑,只能以默默的、暴力的方式“保护”方卉。宠物医生郑飞做出实质性的侵害女性的行为,则主要源于童年时期的精神创伤,逐渐扭曲了他的内心。因此,“门锁”于影片而言,不仅意指现实中的门锁和女性人身安全的保障,它亦是心理的门锁。

现代都市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背负着生存的、精神的压力,这些压力、病态的情绪需要释放,如此才能平衡个人心态,而紧闭着心锁将其压抑住,却存在促使其发酵成罪恶之源的风险。电影《门锁》试图指出无论是都市女性的的安全,还是社会中女性整体的安全,仅仅依靠女性的自我防范和警察的围追堵截是不够的,同样,仅仅归因于性别之间的对立亦是狭隘的。

经过类型化打磨和本土化改造后,《门锁》所呈现的视觉效果、引发的社会反响皆不输前两版本。尤为值得赞叹的是,创作者取材于女性话题,却并未落入男女对立的创作误区中,而是以更开阔的社会关怀意识积极调和性别矛盾,探索影响都市女性人身安全的深层社会因素。最终,使得这一作品在国内近期犯罪类型电影中一枝独秀。(作者饶曙光,为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

文/饶曙光

版权声明:5208TV 发表于 2021年12月3日 上午12:00。
转载请注明:专家影评 | 《门锁》:都市独居女性的生存写照 | 5208TV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